上海国际环保展

上海国际环保产业与资源利用博览会

ECOTECH CHINA 2022

新展期敬请期待

上海 | 国家会展中心(虹桥)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消失的污泥去哪儿了?

消失的污泥去哪儿了?

“治水不治泥,等于白治理。”近年来,污水处理厂污泥问题备受瞩目,屡有曝光。作为污水处理过程中的附产物,污泥中含有大量有机物、细菌,处置不当会对环境产生严重污染。

 

2022年4月,在第二轮第六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中,中央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河北省发现,邢台、唐山、衡水枣强等地部分企业长期违规处置污泥,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如何打通污水处理的“最后一公里”,为污泥处理寻找到合适的出路成为当下河北亟待解决的难题。

 

借养蚯蚓之名,非法接收大量污泥

 

据统计,截至2021年底,河北省累计建成污水处理厂210座,日平均处置污泥约8600吨,其中依托生活垃圾填埋场的处置量约占26%。

 

2021年10月,河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印发《关于加快封闭停用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设施覆盖地区填埋场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已投产运行的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设施所覆盖地方全面封闭停用生活垃圾填埋场,一律不再接收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任务。由此,河北省内大量污泥不能再进行填埋处理,污泥无害化处置出路不畅问题日益凸显。

 

在此次中央第一生态环保督察组督察河北省期间,发现多地存在违规处置污泥现象。

 

4月2日,督察组下沉到河北省邢台市。

 

为了详细了解污泥处置情况,督察人员驱车来到了位于邢台市隆尧县的正祥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祥公司)。

 

督察人员现场看到,正祥公司的污泥堆存场,贮存着一堆一堆的污泥,“公司声称接收污泥养殖蚯蚓,我们也只看到少部分的污泥用于养殖蚯蚓,其余大部分污泥就随意倾倒堆存在耕地上。”督察人员介绍,经过统计,该公司侵占耕地面积超过226亩,现场散发着阵阵臭味,很是刺鼻。

 

“我们现场进行了统计,可确认的污泥就有近1.3万吨。”督察人员介绍,污泥堆存现场并未采取任何防扬散、防流失、防渗漏措施,可以看到,耕地上随意堆放着各色污泥,污泥产生的大量渗滤液侵蚀着周边土壤。

 

消失的污泥去哪儿了?-世环会【国际环保展】
图源爱企查

 

记者调查发现,2021年2月26日,正祥公司对经营范围进行了一次变更,增添了“污泥处置”项目。按照《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分类管理名录(2017版)》有关规定,该公司不应仅是办理网上办案登记,而应编制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但其污泥处置实际并未办理环评审批手续。

 

督察发现,自2017年10月以来,正祥公司一直未办理相关审批手续,更是假借“养殖蚯蚓”名义,公然与邢台市污水处理厂、第二污水处理厂等19家单位违规签订污泥处置合同,非法接收生活和工业污泥8.8万余吨,其中,从石家庄军城皮革公司(含铬鞣工艺)违法接收工业污泥6650吨。

 

有“进”没有“出”,消失的5万吨污泥去哪儿了?

 

4月11日,督察人员来到唐山市丰润污水处理厂,“我们就是想查看下污泥的去向。”

 

督察人员翻阅丰润污水处理厂提供的台账发现,该厂与唐山市古冶区沃农有机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农公司)签订了污泥处置协议,“当我们询问丰润相关人员的时候,他们却矢口否认向沃农公司转运过污泥。”

 

敏锐的督察人员意识到沃农公司可能存在问题,决定第二天赶赴沃农公司核实相关情况。

 

消失的污泥去哪儿了?-世环会【国际环保展】
图为沃农公司堆存污泥现场丨督察组供图

 

4月12日,当督察组在沃农公司查阅相关资料发现,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生产有机肥的公司,以利用畜禽粪便和秸秆生产有机肥名义办理了环评审批手续。而资料显示,其业务经营范围包括其他固体废物治理服务,但并未获得利用污泥生产有机肥的环评批复意见。

 

此外,沃农公司也否认从丰润污水处理厂运进污泥。

 

然而,越想隐瞒,就越欲盖弥彰。“我们查阅他们的电脑记录,发现了一个名为‘丰润污水处理厂’的文档,打开一看有几百吨的污泥运转数据记录。”证据面前,“硬气”的丰润污水处理厂和沃农公司终是低下了头,承认了违规操作事实。

 

督察发现,2018年以来,沃农公司违规与唐山城市排水有限公司下属的北郊、东郊、西郊、古冶、丰润等5家污水处理厂签订了污泥处置合同,非法接收污泥15.56万吨。

 

紧接着,戏剧化的一幕又上演了,“生产有机肥的沃农公司却没有生产销售有机肥的台账,污泥去向不明。”

 

接收如此大量的污泥,去向几何?督察人员未放弃找寻答案。“事后,沃农公司又给我们补了销售记录,核算数据发现,仍至少有5万吨污泥不知去向。”

 

消失的5万吨污泥究竟去了哪儿?沃农公司却再也无法言明。

 

工业污泥违规处置 第一轮督察指出后仍禁而不止

 

河北省作为制革大省,涉鞣制工序企业环境问题较多,一些地区含铬污泥和含铬废料长期堆存,一些企业产生的危险废物没有有效收集处理,环境隐患突出。

 

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负责处理皮毛加工产业(含铬鞣工艺)集聚区污水的衡水市枣强县大营污水处理厂周边大量工业污泥长期堆放。在河北省制定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指出,应采用还原固化技术处置污泥中的重金属铬后再进行卫生填埋。

 

然而,当记者跟随督察组人员来到大营污水处理厂检查发现,该厂并没有按照整改要求进行卫生填埋,“他们仅将3.08万吨存量污泥采用还原固化技术处理后用于铺路。”

 

记者现场看到,大营污水处理厂2016年建成的工业污泥还原固化设施长期未使用,锈迹斑斑,“设施运行了3个月,之后一直停运。”直至此次督察期间,仍处于停运状态。

 

督察发现,自2016年8月,还原固化设施即开始停运,查阅台账,大营污水处理厂后续产生的1.6万吨工业污泥未经处理即填埋至枣强县营兴垃圾填埋场。

 

根据上述住建厅《通知》要求,焚烧处理可覆盖地区的填埋场,除按规范填埋飞灰、应急备用外,原则上于2021年7月底前全面停用。枣强县营兴垃圾填埋场才不得不实施了封停。

 

听闻此次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即将进驻,大营污水处理厂才“临时抱起佛脚”,于2021年12月与衡水水木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一般固体废物处置服务协议》,委托其处置2697吨工业污泥。而督察发现,该公司实为一家运输公司,并没有污泥处置资质。

 

4月18日,当督察组再次赶赴枣强县大营污水处理厂核查发现,位于枣强县大营镇的西支流河道附近仍然堆放大量工业污泥,渗滤液污染着周边环境。

 

消失的污泥去哪儿了?-世环会【国际环保展】
图为枣强县大营镇西支流河道附近挖出的污泥丨 周亚楠/摄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也曾多次指出多地污泥处置不当问题。

 

在第二轮第二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中,北京、天津、浙江等3省市被点名存在污泥违规处置现象。

 

在第二轮第三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中,辽宁朝阳被指出40余万吨污泥长期违法临时堆存,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在第二轮第四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中,四川遂宁被指出放任有关企业长期以“土壤改良”之名非法处置污泥,严重污染周边环境。

 

此次督察指出,河北省有关部门对污泥无害化处置缺乏统筹。邢台、唐山、枣强等市县对污泥处置监管责任缺失,不作为、慢作为问题突出,任由非法处置污泥问题长期存在。

 

由此可见,污泥问题不仅成了社会聚焦点,也是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重点关注对象。各地政府和企业在污泥处置问题上需要重视起来,如果仅是形式主义做样子,那么污染毒瘤的原发病灶就可能一直持续。

 

接下来,邢台、唐山、衡水枣强等地如何打通污水处理的“最后一公里”,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来源:中国环境

 

2022上海国际环保展将在上海国家会展中心隆重拉开帷幕。本届展会展示面积将达17万平米,汇聚超2,000家品牌展商。展示范围涵盖综合治理、水、大气、智慧环保、环境监测、资源再生、土壤、噪声8大环境污染治理领域。

推荐展会

上海水展
IEC
F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