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际环保展

ECOTECH CHINA 2024

2024年6月3-5日

上海 | 国家会展中心(虹桥)

距离开展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热点 » 不止绿电!垃圾焚烧是时候回归服务属性了

不止绿电!垃圾焚烧是时候回归服务属性了

今年下半年以来发改委等多个部门相继释放利好政策,垃圾焚烧行业有望乘“小绿书(绿证)”之风紧随政策发展。但行业仍面临诸多问题,十年黄金发展期后的今天,垃圾焚烧行业向死而生之局如何破解?

 

绿电争议难掩政策利好

 

这几天,垃圾焚烧行业的政策春风不断,发改委等三部门在8月24日发布的《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水平提升行动(2023-2025年)》中提到“加快补齐县级地区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能力短板”、“积极有序推进既有焚烧设施提标改造”,要求进一步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能力。而早些时候,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关于做好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全覆盖工作促进可再生能源电力消费的通知》(发改能源〔2023〕1044号,下称《通知》)提出,将对全国已建档立卡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所生产的全部电量核发绿证,实现绿证核发全覆盖,包括了归属于生物质发电范畴的垃圾焚烧发电。

 

绿电政策的出台并不让人意外。早在去年11月,发改委等部门发布的《关于加强县级地区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发改环资〔2022〕1746号)中就提到“新建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优先纳入绿电交易”,垃圾焚烧纳入绿证交易在这里就埋下了伏笔。而《通知》的发布意味着属于生物质发电的垃圾焚烧发电也将正式通过绿证交易获取额外收入,进一步开拓营收渠道。

 

政策之外,其实也引发了一些争议,“垃圾焚烧发电”是否能以生物质发电的形式纳入绿电范围?“垃圾焚烧发电”究竟算不算“绿电”?

 

国家能源局在2021年回应“关于生活垃圾焚烧供暖是否属于国家鼓励的生物质能”问题时提到“根据《可再生能源法》,‘生物质能,是指利用自然界的植物、粪便以及城乡有机废物转化成的能源’。生活垃圾中的有机部分属于城乡有机废物。利用生活垃圾有机部分焚烧转化成的能源属于生物质能范畴”。

 

随着垃圾分类和工业固废等其他垃圾的掺烧,当前入厂生活垃圾中的有机废物比重逐步下降,这也意味着垃圾焚烧发电中真正属于生物质能的部分越来越少。孙雨清在《苏州市垃圾分类对焚烧过程碳排放的影响》一文中提到,自垃圾分类以来,垃圾焚烧厂入炉垃圾中厨余垃圾比重在不断下降,而橡塑类垃圾比重不断升高,其中2021年里占全部垃圾组分39.2%的厨余垃圾贡献了8%的热值,而占比37.4%的橡塑类则贡献了多达81%的热值,从这个角度来看,已经很难将垃圾焚烧发电完全界定为生物质发电了。

 

但是从政府官方文件来看——发改委等9部门在去年6月1日发布的《“十四五”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中提到“优化生物质发电开发布局,稳步发展城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可以看到官方仍然是将城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作为生物质发电的重要一环考虑的,官方是认可垃圾焚烧发电可再生能源地位的。

 

笔者认为,官方对垃圾焚烧发电的认可主要是源于对能源消耗总量和强度双控行动下的结果,特别是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之际,垃圾焚烧发电更符合政府控制化石能源消费的政策导向,同时作为替代填埋的手段,也能有效控制碳排放。基于此,垃圾焚烧发电也将会持续带着可再生能源的头衔介入到绿证交易中。

 

能源属性之外,垃圾焚烧是时候回归服务属性了

 

尽管目前业内对部分垃圾焚烧发电是否属于绿电还有一定争议,但《通知》的发布无疑是为垃圾焚烧拓展了一条可能的营收途径。争议背后,我们可以看到垃圾焚烧发电通过绿证交易获利,其实是进一步延伸了垃圾焚烧的能源属性。作为原生垃圾零填埋政策的重要实现手段,垃圾焚烧处理一端是生活垃圾,关系着民生和城镇生态环境,另一端是电力产品,是垃圾焚烧企业重要的营收来源。长期以来,垃圾焚烧发电被划拨在“生物质发电”的范畴里,在能源的赛道上发展和接受管理。

 

垃圾焚烧行业经历了简单拼规模、获取上市红利等历史阶段后,下一个历史阶段势必会回归到“服务”这一本质属性上来,通过垂直深耕垃圾焚烧服务,实现价值跃升。《“十四五”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处理设施发展规划》中指出,垃圾焚烧设施属于“城镇环境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是别的范畴里的基础设施。将垃圾焚烧设施划归在“城镇环境基础设施”范畴里,其实就是要更加突出垃圾焚烧服务城市和民生的属性。作为环境基础设施,无论发展外力怎么变化,“服务属性”是其始终不变的内核,也只有让垃圾焚烧回归“服务属性”,才能更好的推进生活垃圾无害化能力建设,推动生态文明建设和社会文明程度进步。当然回归“服务属性”不是要彻底摒弃其他属性,而是要以服务的理念审视垃圾焚烧项目的发展,用低碳化、精细化、智能化强化项目的运营管理,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

 

有人指出,垃圾焚烧定位的回归,可从根本上解决垃圾焚烧发电行业生存方式的问题,避免行业过度市场化和低价恶意竞争,进而实现“成本+合理收益”的合理收益模式。

 

确实,我国垃圾焚烧在历经“黄金十年”的发展后,逐步走入了十面埋伏的困境:国补退坡、垃圾分类带来的垃圾减量、应收账款欠费压力的增大、市场竞争形势激烈、新增项目日趋饱、提标改造带来的成本压力、特许经营权提前变更……这些问题持续困扰着行业。随着政策、资本等外力的逐渐退场,垃圾焚烧是时候修炼内功,回归服务属性,以服务找寻垃圾焚烧新的价值增长点,驱动行业的良性发展,重塑垃圾焚烧的行业价值。

 

服务属性下,垃圾焚烧大有可为

 

垃圾焚烧发展至今,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城市废弃物末端处置手段了,而是输出自身绿色低碳循环的经济价值和满足人民群众对绿色生态环境的诉求的环境基础设施。新的历史阶段下,垃圾焚烧要通过“服务”来回应城市和公众的诉求,用服务实现行业的高质量进阶。

 

(1)服务实现垃圾焚烧增值,让垃圾焚烧从成本中心走向价值中心。从全国范围来看,垃圾焚烧所带来的附加价值与十年前并没有发生质的变化,一端靠着垃圾处理费,一端靠着电力产品,相对单一的价值链条并没有让垃圾焚烧具备太多的附加价值。传统能源属性或者“跑马圈地”附加的工程属性并没有让垃圾焚烧实现自我价值的跃升,但是服务可以。服务的增值空间是无限的,海底捞的“服务”价值为企业轰出了千亿市值,垃圾焚烧同样也可以通过服务从成本中心走向价值中心。

 

垃圾焚烧为生活垃圾赋予了电力的价值,但是垃圾的价值不止有电力这一条。服务属性下,垃圾焚烧厂不再是能源设施,而是一个系统的提供垃圾处理服务的综合设施。如不同废弃物的协同处理、向前端收集延伸、向后端综合利用延伸等,通过多个价值增长点的系统协同,实现以垃圾焚烧厂为核心的系统价值增值。除此之外,我们还应看到,垃圾焚烧厂作为原生垃圾零填埋的重要手段,不应当成为垃圾处理的终点站,而是要成为垃圾处理的中转站,让垃圾焚烧项目成为枢纽,废弃的物质和能量通过垃圾焚烧进入新的循环,释放出垃圾焚烧的枢纽价值

 

目前也有很多企业在尝试通过释放垃圾焚烧系统价值和枢纽价值实现自身的服务增值。如上海环境在松江区的垃圾焚烧项目——天马无废低碳环保产业园。从名称上也可以看出,这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垃圾焚烧厂,这是一个志在提供无废低碳环保服务价值的产业园区。园区内以垃圾焚烧为核心,在周边设置了污泥干化厂、湿垃圾资源化处理项目、建筑垃圾资源化处理项目、渗滤液处理系统,在能源和资源上实现协同共享,多角度切入助力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垃圾焚烧的价值发生过程不再局限于焚烧炉和发电系统内,它扩大到了整个园区内,从输出产品变成了输出服务,自身的价值在不断被放大。

 

(2)产业协同助力垃圾焚烧服务价值外溢。垃圾焚烧的服务价值发生在产业园内,但服务形成的价值高地会向其他产业不断外溢自身的价值。比如在垃圾焚烧的资源化产品中,电力产品只是其中一部分,产生的蒸汽、炉渣等同样可以在其他产业中大放异彩。垃圾焚烧企业可以消纳造纸企业的生产废物垃圾和废水,还可以向造纸企业售电或供热。这种做法不仅可以解决造纸、制药等高能耗企业在能源和环保方面的痛点,还对建设无废城市,推行低碳发展有积极作用。在瀚蓝的2023年半年报中提到,公司积极利用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热源和区位优势,开拓管道供热和长距离移动供热业务,提升效益。报告期内,实现对外供热48.92万吨,同比增长 20.88%,已经形成了新的业务增长点。垃圾焚烧通过产业协同可以在不同的产业端释放服务价值,以服务助力“焚烧+”模式参与到更多产业的绿色升级中去。

 

(3)服务属性提升垃圾焚烧的价值感知。“邻避效应”的存在让政府对于垃圾焚烧项目的规划慎之又慎,而如今越来越多的垃圾焚烧项目在建筑造型上下功夫,对公众也越来越开放,这都是垃圾焚烧厂在为消除邻避效应做出的努力。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走进垃圾焚烧厂内部,很多人仍停留在烧垃圾、冒着烟的刻板印象阶段。在政府层面,垃圾焚烧厂也多是为了替代垃圾填埋场而建设的,是作为一个技术更加先进的垃圾处理站存在的。政府和公众对垃圾焚烧所携带的低碳绿色、人文开放的价值感知是不强的,这无形之中是抹除了垃圾焚烧从业人员为项目低碳绿色运营做出的努力,而服务可以突破外界对垃圾焚烧传统的价值感知。光大环境凭借一座常州厂树立起了垃圾焚烧的标杆地位,精细管理、绿色低碳、超低排放、厂界开放的服务理念让垃圾焚烧厂变成了“城市客厅”,极大的提升了政府和公众对垃圾焚烧的价值认知,光大也借此快速的复制推广自身的标准化垃圾焚烧项目,常年盘踞在垃圾焚烧第一梯队,让人艳羡不已。

 

除此之外,垃圾焚烧也可以借此进入上文提到的“合理收益模式”,因为垃圾焚烧向外输出的不再只有电力产品,是包含资源化产品在内的一系列服务。在新的价值认知里,政府和公众也会对垃圾焚烧提出更多的需求,依托于需求产生的服务将更加切合城市的发展,也更容易实现垃圾焚烧的价值跃升。就像垃圾焚烧厂无害化分级评定一样,需求之下催生的服务等级也将会有不同级别,高质的服务自然也会与高收益相匹配,垃圾焚烧也将从“以收定支”走向“以需定支”、“优质优价”的收益模式

 

结语

 

如今外界对垃圾焚烧的估值正处于低位,垃圾焚烧更需要回归“服务属性”,借助“服务”来实现行业价值的跃升。在这个过程中,垃圾焚烧也将从原生垃圾零填埋的兜底手段转变为服务于民生与城市的环境基础设施,对垃圾焚烧的评价也将从无害化分级向服务分级转变。“得民心者得天下”,服务分级将完全是用户导向的,只有更好的服务于城市和民生,才能得到政府和公众的认可和支持,垃圾焚烧企业也才能找到自强不息、永续发展的强大动力,在产业发展过程中不落人后。那么,在新的历史发展阶段下,谁又将会成为产业的弄潮儿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中国固废网

此网站新闻内容及使用图片均来自网络,仅供读者参考,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冒犯,请联系删除,联系电话:021 3323 1300

推荐展会

上海国际水展
IEC
FTC
EGS